主页 > 滚动关注 >笑容里的领悟(一) >

笑容里的领悟(一)

2020-07-28 热度446
阅读447

笑容里的领悟(一)

王伯伯是老邻居,认识许多年了,向来都是和蔼亲切。他们夫妻俩都在城里的小学当老师,前两年一块儿申请退休,开始享受另一段人生。王家的一对子女都已经长大,在外地教书工作。王伯伯在门前小庭院种菜栽花,每天出门上班时,都见到他已起了大早,穿着背心在小田地里挥汗忙碌。

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,车子才刚到巷口,便见到王伯伯在家门口拉长着颈子左顾右瞧。见到我停下车,便连忙走了过来。昏暗的夜色里,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焦虑与紧张,和以往闲适的神情大大不同。

「刘医师!刘医师!」王伯伯快步来到车门边。
「王伯!好啊!」我下车打了招呼。
「刘医师,等你好久了,有事情要请教。」王伯伯踱着脚步,明显透着不安。
「来来来!进来坐,进来坐!」拿钥匙打开家门,招呼道:「到里面说。」
来到客厅,王伯伯都还没坐下,便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口道:「刘医师,你有没有认识比较好的胸腔……胸腔外科医师?」
「哦?怎幺了?」
「这个很麻烦……」王伯伯搓着一双手,道:「我太太最近常咳嗽,几个月了都没有好,一开始都以为是当老师粉笔灰吃多了,咳几声应该不碍事,就去药房拿了些药散……」
我专心听着,已经猜到几分。
「既然退休了,想说来作个健康检查。」王伯伯摇摇头,叹了口气,「唉……不作还好,这胸部的片子一照,医生就说可能有问题。」
「医生怎幺说?」
「医生说,胸部X光片里右边这里有阴影,铜板大小,边缘又毛毛的不规则。」王伯伯比手画脚讲:「很有可能是恶性的……」
「嗯……」这的确是棘手的问题,「医生建议要怎幺治疗?」肺癌是恶性度相当高的疾病,到目前治疗成效依然很有限,预后不甚理想。
「他说了很多,好像可以作切片……又说好像要开刀才行……」王伯伯支支吾吾,讲不出所以然来。想来初次听到肺部长了颗肿瘤,脑筋早已是空白一片,慌乱惊恐没法思考。皱着眉头的他,自顾自地嘴里喃喃:「我们两个既不抽菸又不喝酒,饮食清淡,生活作息都很正常,怎幺还会得这种东西?」

一对朴实的夫妻辛苦大半辈子,儿女大了,退了休,新人生才正要开始,便猝然遭遇这等遽变,着实会让人震惊不已。沉默许久,彷彿回过了神,王伯伯问道:「刘医师,你有没有认识比较好的医师,可以介绍……」
「嗯,你可以去找一位曾医师,他明天下午恰好有门诊。」我推荐了一位值得信赖的外科医师。王伯伯连忙在小本子上记下姓名,再重重地画上星号标示。
「曾医师刀开得很好,是这方面的专家,找他最是合适!」
王伯伯愣了愣,问:「刘医师……那肺部肿瘤大概都怎幺处理?真的……一定要开刀……还是……」初次听闻「开刀」,终究是天大一般的事,很难立刻接受,心里总要存点侥倖。

「王伯,先别着急。你可以带片子去给曾医师看看,听听曾医师怎幺建议。该开刀就开刀,该切片就切片。」我很肯定地给了答覆,医疗上的问题往往很难有个斩钉截铁的答案,把病情交给一位医师作判断下决定,才是较好的建议。要若不断东问西问,一人出一个主意,人多终究嘴杂,反倒成了多头马车,让治疗方向无所适从。更何况不同科别间的专业是天差地远,最好还是识相地别要乱出主意。正如同种了一辈子苹果的农夫,纵使有再多农作经验,也不可能是栽花种稻无所不能。

反反覆覆,王伯伯又找过了我好几回。虽然他没明讲,但从言谈的内容里也晓得他们又去寻访了不少人的意见,中医、西医、神坛、大寺小庙的看法都有。徬徨的他们打听名医、祕方、丹药、电脑刀,南来北去,忙碌了好些日子。与其说他们在寻找一种治疗的方法,其实他们更像是在寻找一种符合「他们期待」的说词。他们想听到有人斩钉截铁地说,这肺部的肿瘤绝对没有关係;更希望有人能拍胸脯保证这毛病只要煎帖药吃吃就会痊癒。

把脉、摸骨、掷筊、抽籤、祷告、开坛、作法、烧符水,王伯伯花了不少银两给所谓的「随缘」、「奉献」,虽然买到了一时的希望与信心,但回到家后,那被试图隐藏的不安却又一点一丝地浮现,所以他们又会焦虑徬徨地找医师寻求建议。这般折腾了两个多月,终于,他们下决定要接受手术治疗。但是,直到住院的前一天,他们还是满腹犹豫,三心二意。

「王伯,先别要想太多,能开刀就开刀,按着步骤来治疗,才是正确的。」
「可是……这是大手术……对不对?」
「王伯,如果外科医师说这问题还能够手术,那就是好消息呀!」用乐观的角度讲,这样的说法可算是中肯,因为能够被切除的肿瘤,终究比无法手术的状况,有更多一点希望。
「会不会……很危险……?」
「动刀手术,危险是一定有。但是,肿瘤放着不处理更危险呀!」
「这肿瘤真的是恶性的吗?」王伯伯问。
「很有可能,不过要术后整个送病理化验才能确定。」透过影像的判读,都只能推论猜测,有一分证据讲一分话,终究还是要靠病理检查作最后确认。
「刘医师,那个肿瘤有没有可能是良性的?」
「当然也有机会。」我只能点点头。
「那……那如果是良性的,刀不就白开了?」
「王伯,话不能这样讲。能够移除肿瘤,又能够得到让人安心的确定诊断,当然没有白开!」我加重了语气强调,要矫正观念。
「唉……她身体一直都很健康,家族又都没有这种问题,应该不会这样……应该不会这样……」喃喃地,喃喃唸着,王伯伯离开时都还这般喃喃自语。

王伯伯期待除掉肿瘤,又期待不要开刀;期待肿瘤是良性,却又忧心那会是白挨一刀。医学上脉络清楚的道理,在王伯脑子里却是充满矛盾的期待。或许是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;又或许这正是医学里最困难的癥结。近代医学该算是一门最切身,最贴近每一个人的科学。但,执行医疗时却总有着重重阻力,总是困难重重。

医学的困难,不只在医师与患者间认知距离的落差,更隔了一层又一层心态上迥然不同的差异。每一个人或其家属遭遇病痛时,心理上总会倾向去否认疾病的存在,不愿意、不相信、不接受,也让治疗的过程加倍崎岖。王伯母终于动完手术,靠胸腔镜切除肿瘤,开完刀恢复还算顺利。待了一夜加护病房,便转到普通病房,一个多礼拜就出院回家。病理报告证实为肺癌,王伯伯的心情很是複杂,既有沮丧,却又有着没白挨一刀的欣慰。

这些日子以来的煎熬,终于有了肯定的答案。虽不是乐见的结果,但扫去那满脑子不确定的猜疑,也让王伯伯的眉头少了些许不安。还记得那时候,他们夫妻俩还特地送了袋文旦给曾医师,千谢万谢表达感恩之意。
日子这般过着,王伯伯又回复往常的早起,种菜栽花的生活。偶而採收了新鲜蔬菜,会热心地分送左右邻居。偶而也带着王伯母出远门旅游,会有几这一个傍晚,下班回家,才刚到巷口,又见到王伯伯引颈张望,神色焦急。

精选推荐

当下要性科技|课堂星空|人类之家|网站地图 乐百家官网首页_pjh葡京会app下载 乐百家登录网址_注册送300体验金的网址 必威亚洲体育_宝马电玩城在线娱乐 连环夺宝提现版_必赢优惠电子游戏下载 乐豪发游戏_合乐888手机客户端下载 金沙体育手机版_bet9十年信誉亚洲首选 红星娱乐登录_万博全站app下载 多宝平台总代_大润发娱乐客户端 乐百家登录平台_18luck体育 新濠娱乐79_ku游娱乐线路一